您的位置
琊川资讯>文化>读文||给杜钢建教授开点常识和逻辑课

读文||给杜钢建教授开点常识和逻辑课

这篇文章最初包含在作者美丽的专栏《老树》中,由于篇幅的限制,这篇文章略有删节。

出发地:思想门户,启蒙杂志

前一段时间,我在微信上看到了杜刚健教授开创性的精彩理论“学术狼战士”,并一笑置之。就在几天后,我看到了他的郑重声明,声称他的主张“一直是一小撮学术界讨论的话题”,并指责他人篡改或捏造他的学术观点。

原来,这仍然是学术性的!这引起了我的兴趣(请自由派绅士原谅我对臭气熏天的迷恋)。我专门在网上搜索,发现了他在“大同思想网”上发表的两篇“学术论文”,“英语源于湘西”,“大卫王是西周的国王,他的祖先源于湘西”。此外,我忍不住给杜教授上了一些初中逻辑课和常识课。

逻辑的第一条规则是充分理性的法则。根据莱布尼茨的表述:

“如果任何事情是真的,或者说是真的,如果任何陈述是真的,那么肯定有足够的理由证明它是真的,而不是真的,尽管我们通常不知道这些理由。”

这是建立世界上所有法学院的基础,也是法院判决的基础。作为一名法学家,杜先生对此并非一无所知,是吗?所谓的考古学类似于破案。如果你想证明“西学东渐”,你必须拿出一系列的证据来证明为什么西方文明不是从中国诞生而是从中国传来的。为了证明“英语和汉语同源”,有必要出示证据证明两种语言的同源性。

杜教授是怎么做到的?他所谓的“证明”就是从中国古代书籍中挑选出个别的词,并根据它们的现代发音把它们识别为古代西方的某个人或某个地方。最典型的是他“证明”英国人是中国人的后代。他引用经典著作,写了一篇长篇大论的文章。核心证据是“英语”一词:

"英国及其人民的名字来自英山.""英山的地名至少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英国人迁移到不同的地方,把英语地名带到不同的地方."

此外,他从未提及英国人是如何从湘西移民的,中外历史书对这次大迁徙有什么记载。总之,去掉“英语”这个词,他的“证明”就什么都没有了。

郝焦度教授了解到汉语是一种单音节语言,特点是一声多词。“英国”是清朝使用的译名,不是英国人自己使用的。起初,先人用“英语”代替“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英……”,这完全是一个偶然的决定。如果他们用“英”、“英”、“英”或“英”,杜教授是否必须改名为:“英国人从“英县”、“英县”、“营口”或“颍上县”或“临颍县”?你的“推理”方法的确定性是什么?“丹麦”和“红小麦”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古人特别使用“英语”这个词?美国汉学家马克思认为,这是中国人用来讨好洋鬼子的奉承——英国是一个“英雄之国”,美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德国是一个“美德之国”。这种废话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真的,但它不适用于“英国”。这个翻译从甘龙时代就开始使用了,当时中国根本不需要取悦外国恶魔。从那以后,直到林则徐,官方文件都使用了“英语口语卡”这个词,即“英语”和“口语”的偏旁部首,表明它是音译的。如果杜教授对中国历史略知一二,他应该寻找包含“口语”的地名(词库里没有这样的词,所以他必须单独写,并在下面划线)。

不仅如此,杜教授认为古代汉语中“英语”的发音和今天一样。他们都读“英”,但他们不知道至少在楚春秋时期(即杜教授称之为“大湘西”),英文一词读为“阳”,屈原的《离骚》就证明了这一点:

喝木兰落下的露水时,

晚餐,秋菊和秋天的英语。

如果我相信爱和爱,我会尽力而为。

长下巴怎么会疼?

直到西晋,如潘岳的《帝女耒》:

春天的兰花,柔软的带包含英语。

英国的衰落已经结束,风正在刮。

妙妙身体虚弱,温文尔雅。

这个人是谁,又来自瘟疫。

在这两种情况下,“英语”一词发音为“阳”,与“伤害”和“快乐、善良和灾难”押韵。

事实上,世界上没有“英国”。在古罗马,这个地方被称为“不列颠尼亚”,是罗马帝国的一个省。当时的居民是所谓的凯尔特人。杜教授将在中国古代书籍中寻找它的起源。最好在“开”或“不”中寻找它。西罗马帝国灭亡后,一群日耳曼蛮子人从波罗的海的盎格鲁半岛上来,征服了这个地方,从而为“英格兰”创造了一个新的地名。根据古英语,它最初是英语aland,意思是天使之地。它用80,000根柱子够不到“英语”这个词。

这个笑话没什么。最独特的是,杜教授“证明”犹太大卫王实际上是周武王,因为周武王的名字是姬发:“大卫王的名字是帕-朱亚特-卡恩-努特。在大卫王的名字中,第一个名字是蜀的名字帕,也就是历史学家所知的周武王的名字“法”。"

后来巴成为“法老”:“大卫王,即周武王的蜀名,是巴姬发,这可能源自许多古代民族,特别是白族,用来称呼湘西的国王或首领的法老的名字。爸爸的埃及发音原型是per-aa。古湘西的法老这个词在圣经中被称为法老。法老也是埃及国王的一个普通名字。法老一词表明埃及和以色列皇室,即西周皇室,并没有忘记他们的祖先来自大湘西地区。今天,在湘西的一些民族中,特别是白族,长老或酋长仍然可以被称为法老。”

对西方文明史略知一二的人都知道,这个大卫王是公元前10世纪以色列王国的国王。他的王国位于今天的以色列和阿曼,以耶路撒冷为首都。他是如何再次成为埃及法老的?摩西不是早在公元前12世纪就把犹太人带出埃及了吗?

古老的以色列王国

事实上,这是一个名叫拉尔夫·埃利斯(ralph ellis)的外国人自己制定的目标,杜刚健只是一个聪明的人。伪装者声称犹太人的大卫王实际上是古埃及第21王朝的法老psusennes ii,他的埃及名字是帕-朱亚特-卡-恩-努特(pa-djuat-kha-en-nuit)。

显然,杜教授是从这里抄来的。很遗憾,他甚至不会抄写书籍。埃利斯已经解释过,pa-djuat-kha-en-nuit的意思是"城市之星",而pa与" pharouh "无关。

埃利斯还说,大卫的父亲也是一位名叫哈斯的法老。这棵老树很无知,不知道这个名字和周文王、季昌有什么关系。杜教授没有提到这一点,我不知道为什么。

此外,古埃及不止一个人叫这个名字,但只有哈西塞一个是法老。不幸的是,他是第23王朝的法老,服务于公元前880年至860年,比“大卫王法老”晚了一百多年。此外,他的儿子不是psusennes ii。第21个王朝确实有一个法老psusennes二世,他从公元前967年到943年统治,这与大卫王的任期(1010年到970年)相似。不幸的是,他的父亲是暹罗法老,而不是哈斯。更不用说,他比周武王好(?-1043年前)年轻了近100岁。,

这表明“拉尔夫·埃利斯猜想”与埃及历史事实相矛盾,难以成立。杜教授对周武王的指责更加错误。他只知道自己沉浸在抄写外国书籍中,但他甚至没有能力核实和辨别真伪。作为一名法学教授,真的很难相信。然而,如果他真的了解学术研究的基本技能,他怎么能像美中不足的苍蝇一样,挑出谬误并加以复制,再进一步扩大,这样他就走过了近一百年的历程?难道是因为他崇拜异物,骨子里崇拜异物,认为所有魔鬼的屁都像麝香鹿一样蓝?不是真的吗?

如果我们想坚持杜教授的说法,那么我们只能说周武王是法老阿门内尼斯,因为两人在位的时间相对较短(周武王从1046年到1043年共在位3年;阿蒙尼苏从1051年到1047年统治了4年)。此外,他的儿子psusennes i(前1047-1001)的统治日期与周武王的儿子周成王(前1043-1021)的统治日期部分一致。因此,如果你坚持认为周武王是古埃及法老,你只能依靠阿蒙尼斯。

不幸的是,“埃及周成王”之墓早已开放,里面所有的珍宝都陈列在开罗博物馆:

金项链

我想知道为什么周成王死后被埋葬在数千英里之外的埃及,因为这一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那是他的家乡吗?谁把他送到那里的?你看到了哪本中国古书?我希望杜灿教授教我一些东西。

不仅如此。世界闻名的玩偶法老图坦卡蒙于公元前1334年至1325年在位,与商朝第17任君主祖丁的任期一致。因为推翻商朝的周武王是埃及法老,当然商朝的君主只能是埃及法老。否则,周武王从埃及一路旅行到中国的河南就太远了。那么,祖丁是图坦卡蒙吗?如果没有,杜教授必须承认埃及法老与商朝君主没有任何关系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商朝统治者主要把自己埋葬在埃及?是因为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死在他们的家乡埃及吗?杜教授想证明商朝也是从埃及迁来的吗?

图坦卡蒙木乃伊的x光照片

我知道杜教授想说,上述历史事实是西方敌对势力为了摧毁中国人民的文化信心而捏造的。当然,这种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但似乎击中森林中一只松鼠眼睛的概率低于随意向窗外射击的概率。我不是说魔鬼不愿意用大量的真钱和真银来伪造证据,而是说仅凭木乃伊似乎是不可能伪造的。即使像我这样一个完全的外行也知道随机放射性碳14测试可以确定木乃伊的年龄。杜教授就像在一个“学术小圈子”里玩汉字。去开罗博物馆申请收藏木乃伊的独立日期怎么样?

此外,杜教授作为一个法律权威,必须知道诡辩是什么。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故意违反逻辑上的同一性。既然西方文明是伪造的,所有描述西方文明的词语都是假的,包括“大卫王是埃及法老”,它们还能用来证明“西方向东方学习的源泉”吗?!杜教授用伪证证明被告无罪已经成为一种职业习惯,这种习惯已经传播到他的“考古学”中了吗?

所以,杜教授的治学之道,不仅不喜欢法学家,而且还让我想起wg处处惊骇,完全可以说是新文字狱,致力于同音字的恶意努力,牵强附会,强词夺理,把鹿当成马:

“三国时期,中原政权继续进攻高罗氏族。据《魏书》记载,太仓三年(公元418年)征服了丁玲、翟叔、罗知等。在西山。许多法国高卢人来自高卢。法国国王的路易家族来自卢家族。路易在法语中是罗什的音译。罗家又叫鲁家,鲁家又叫鲁家和罗家。”

因此,要证明中国人是法国人的祖先,只需指出古代中国有一个“高卢部落”,因为法国人是高卢人的后代!

不幸的是,这个“高卢”是现代汉语非常不准确的音译,就像“英语”一样。古罗马人称之为“高卢”。拉丁文写作加利一点也不像“高罗”,而是像“咖喱”。当然,我也不知道古汉语中的“高佬”怎么发音,也许有点像“咖喱”。

晚清时期的伟大学者徐彤为自己辩护,反对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存在。他著名的证据是:

“西班牙有牙齿,葡萄有牙齿,牙齿已经成为一个国家。这在历史上是闻所未闻的。这在历史上从未有过记录。太荒谬了。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徐彤的证明方法类似于杜教授的方法,杜教授用中文音译挖出外国地名。因此,“西班牙”意味着“西班牙的牙齿”,而“葡萄牙”意味着“葡萄的牙齿”。然而,徐彤不知何故比杜教授懂一些逻辑,盖他用了这样一个三段论:

主要前提:没有“历史上闻所未闻、书籍中没有”的东西存在。

小前提:西班牙和葡萄牙从未在历史书上被提及。

结论:因此,这两个国家根本不存在。

形式上,这种演绎推理没有错误。与杜教授的“推理”相比,可以称之为“不漏水”。错误只在于主要前提。可惜杜教授甚至没有这个水平。他的“学术论文”都堆积着大量关于滑稽谐音的未记录命题,既不是演绎的,也不是归纳的。他们的语气武断、坚决、果断,甚至工作组也不得不向他们低头。

如果你不懂推理也没关系。杜教授担心的是,他的“论文”显示了以“语音对句”为特征的“思维混乱”。

所谓的“连接联想或链接”是指将发音相似的单词连接起来,通常是押韵的,即使这些单词本身没有任何逻辑原因就被归入一个类别(从非常好的思维网络翻译而来)。

鲁迅说:

”一看到短袖,立刻想到白色的手臂,立刻想到所有的裸体,立即想到生殖器,立即想到性交,立即想到杂交,立即想到私生子。中国人民的想象力只能在这个层次上飞跃。”

这不是思想的飞跃,这是健康男人不可避免的性幻想,而且不仅限于中国人。相比之下,杜教授的《大卫王是西周锡伯族的武王》是一副令人担忧的音乐对联,尽管它也是想象力的飞跃。

杜教授上面引用的话非常典型:

一看到周武王的名字“法”,我立刻想到了大卫王名字中的“巴”,立刻想到了“蜀”的名字“巴”,立刻想到了白族人称呼长者为“法老”,立刻想到了埃及法老,并且立刻想到了“周武王=大卫王=埃及法老”和“西周王室=埃及王室=以色列王室”的等式,而这些词本身只有相似的发音(?),没有理由在一起。在这里,不同概念之间只有突然的跳跃,没有证据联系。

当然,我可能担心得太多了。顾颉刚难道没有发现“大禹是虫”吗?也许,这只是中国学者不思考、不思考的悠久传统。但是,建议杜教授咨询世界文明研究促进会副会长兼心理顾问翟桂銮先生,以便制定一个完整的计划。

以上是一堂肤浅的逻辑课,下面将会给杜教授一些常识。

杜教授在他的文章《英语来自大湘西》中只“证明”了“英语来自大湘西”。关于“英语来自大湘西”,他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国际比较语言学领域,上个世纪国内外许多学者都发现了英汉同源的问题。当我早年学习比较语言时,我也发现英语和汉语有着相同的来源。”

原来,他也学过比较语言学!让我们来看看“国际比较语言学”是怎么说的。根据英语维基百科,人类语言可以分为以下语言家族:

图中的草绿色代表印欧语系,深绿色代表突厥语,赭色代表汉藏语,深蓝色代表蒙古语。从图中可以看出,中国、西藏和缅甸的汉族地区都属于汉藏语系地区,而新疆和中亚国家属于突厥语系地区。内蒙古和外蒙古的一些地区都是蒙古语系地区,而英国、欧洲、美洲和印度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印欧语系地区。

语族的分类类似于生物分类,除了分类是基于语音、词汇和语法的特征和演变规律。根据这些元素的相似性,可以推断出被比较的语言是否来自一个共同的祖先。祖先相同的语言属于同一语系。通过这样的比较研究,汉语和藏语被确定为同一个语系,而英语、欧洲和印度的大多数语言都来自另一个祖先。

即使没有这样的知识,任何学过英语和汉语的人,如果不是弱智,根据发音、词汇和语法上的巨大差异,很容易看出英语和汉语是根本不同的来源。

在音位上,两者都有元音和辅音,而另一个却没有。例如,汉语中没有清辅音和浊辅音,而英语中没有zh和Z。虽然英语有ch和sh,但它不像汉语那样进一步分为ch和q、sh和x。元音中,汉语中没有英语封闭音节ⅰ、o、a和e。在英语中,汉语中基本上没有由两三个元音组成的复合元音。没有哪个魔鬼有能力发“转”音:首先,他们只能发“转”音,就像汉语一样;其次,他们不知道如何拼写由三个元音uai组成的复合元音。另一方面,汉语中没有连续的辅音,如br和spr。我侄女小时候学英语时,春天不会拼写扫帚。

在构词方面,除了鼻音元音,普通话没有以辅音结尾的音节。因此,初学者很容易将英语后缀t、d、g和k发音为含有元音的“te”、“de”、“ge”和“ke”。即使是第一代华侨也很难正确读出以l结尾的单词(例如人、傻瓜)。

在形态学上,汉语名词没有性格,动词没有时态。它们都由上下文或助词来表示,这使得它们容易模糊。例如,《史记·陈涉世家》描述了陈胜的悲剧,当时他的穷兄弟一起扛着担子去看他。

老朋友尝了尝,从仆人蒂勒那里听到的。陈说,“我想看看。”宫门秩序被束缚了。数量自卫,但购买,拒绝通过。王晨走了出去,盖住了路面,大声呼救。王晨听说后,就把它召唤回来,带着它回来了。当他走进宫殿时,他看到了宫殿的窗帘。客人说,“易刚!深深卷入国王的人!”......客人进出越来越舒适,王晨有理。或者王晨说:“我是无知和愚蠢的,我说话是徒劳的。我鄙视我的力量。”王晨砍头了。

谁能说出“老朋友”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体?

此外,汉语中的单数第三人称代词,不分性别,在古典小说中被写成“他”。只是在西方学习传入东方之后,他、她和它才被用西方语言制造出来。然而,口语不能加入这种人为的区分。因此,中国人说英语时最常见的错误是在使用她时使用他(他的,他的),这让魔鬼认为他在说一个男人,最后当他发现自己是一个女人时,他忍不住大声纠正。

论句法,古汉语是单句语言,句子之间没有明显的逻辑联系与语法约束。例如上引“宫门令欲缚之。自辩数,乃置,不肯为通”,说的是“(客)自辩数,(宫门令)乃置,不肯为通”。一个句子里有两个主语,而又没有写明,极易造成混乱。在近代引入西式标点后也造成点断困难。如上句其实应该点为“自辩数。乃置,不肯为通”,因为说的是两个人做的两件事。

500万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