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琊川资讯>时事>为什么二线城市都想冲击千万人口俱乐部?

为什么二线城市都想冲击千万人口俱乐部?

文/熊智

过去两天,东莞发布的《东莞市人口发展规划(2020-2035)》引起了一些关注。《规划》明确指出,东莞将实施积极的人口控制政策。到2025年,该市的常住人口将达到960万。到2030年,常住人口将达到1020万。2035年,常住人口将达到1080万。

东莞是一个拥有500万工业工人的地级市。在前一波农民工浪潮中,东莞已成为人口流入的热点。根据统计公报,截至2018年底,东莞常住人口为839.2万,与2025年目标相差约120万,与2035年目标相差240万。

如果以2035年为标准,东莞将在未来17年左右实现计划人口目标,每年新增常住人口约14万人。

作为比较,我们可以参考2018年主要城市的人口增长。其中,深圳、广州、Xi、杭州、成都、重庆、郑州、佛山、长沙等9个城市增加了20多万人。请注意,许多这样的城市,如东莞,都是新的一线城市。根据新一线城市的人口增长率,东莞有机会顺利进入1000万人口俱乐部。

然而,这只是一个标杆管理的想法。东莞在规划中提到,尽管其居民人口在2000年至2010年期间保持了2.46%的高增长率,但金融动荡后的工业移民浪潮大大减缓了其人口增长。2010年至2018年,常住人口从822.4万增加到839.2万,年均增长21,000人。

老实说,东莞很难实现其规划目标,更不用说它仍然处在广阔而深的辐射范围内。然而,东莞作为冉冉在新一线城市的冉冉升起的新星,已经瞄准了数千万人,这并不奇怪。如果你看看主要二线城市的人口规划,你会发现东莞并不是最夸张的。

例如,河南省会郑州去年与Xi安成功加入1000万人口俱乐部,达到1031.6万人,而2010年发布的《郑州市总体规划》提到,到2020年郑州市总人口将达到1245万人。

根据增长目标,郑州未来两年每年将不得不增加100多万人,这当然是不现实的。这也反映了这些城市规划的滞后,因为2010年左右的工业移民浪潮已经成为人口流动的转折点。四川、湖南等劳动密集型省份改变了当时的净流出状况,人口回流更加普遍。如今,二线城市保持十多年前的人口吸收水平已经不太现实。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大城市的野心。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报道,成都、南京、长沙等城市2035年的长期规划几乎是目前实际常住人口的1.5倍,例如,成都2018年将有1633万人,2035年的目标是2300万人。这些热门的二线或新一线城市都希望中长期人口规划有质的改善,1000万人口几乎达到标准。

事实上,除了明显控制人口的北京和上海之外,其余两个主要一线城市广州和深圳都留出了很大的增长空间,更不用说其他二线城市了。那么,他们为什么如此热衷于人口扩张,并通过规划为自己设定一个艰难的增长目标呢?

主要原因是在许多生产要素中,人是最基本的。人口集中度越高,劳动力供给越充足,消费市场越广阔,相应的城市水平越高,对国家政策的需求越大。例如,在国务院办公厅去年发布第52号文件后,地铁建设的审批门槛已经收紧。一个关键的限制是这个城市的常住人口超过300万。根据城市规模的分类标准,它至少是一个ⅰ类大城市。

此外,在2019年新增的15个一线城市中,除了常住人口只有685万的昆明以外,其他城市基本上都超过800万。就连近年来损失惨重的沈阳也有831.6万人口。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人口在城市竞争中作为奖金的重要性,也可以理解东莞为什么想成为数千万人的俱乐部。

因此,为了增加人口规模,在过去一两年中,以Xi为代表的广大二线城市发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人战争。迄今为止,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例如,9月15日,宁波出台了新的定居政策,大大放宽了人才的定居条件和定居就业条件,取消了老年父母在定居时避难的限制,增加了新的租赁和投资定居。你知道,宁波,一个国家计划中特别指定的城市,去年也有19.7万人口增长,仅次于9个城市,增长超过20万。

宁波当然有理由焦虑。作为浙江省一个单独上市的城市,它享有相对独立的金融权利。然而,与新经济热的杭州相比,其人口吸引力明显不足。

事实上,在省会城市简单而粗略的扩张过程中,可能有些脆弱的不仅仅是宁波、国家计划中明确指定的城市,或者东莞等非省会城市,因为各地都提供了强化省份的战略。最典型的例子是济南,它在吞并莱芜后吸收了100多万人。此外,去年年底,Xi安省达到1037万人。2020年计划人口达到1500万的原因也不排除吞并咸阳的可能性。

对于这些二线城市来说,如果不能采取行政区划调整等非常规手段进行扩张,他们只能依靠城市的产业和就业机会来吸引人口。考虑到流动人口整体下降的宏观趋势,他们可以轻松赢得与远离三线、四线的中小城市的竞争,但二线城市内部的竞争也会更加残酷。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抢人战争”更准确地说是一场抢人才的战争。相关政策都打着人才引进的旗号。像深圳、广州、杭州、厦门、苏州一样,本科生可以直接定居。Xi安、重庆、郑州、合肥、呼和浩特等地门槛较低,但也有专科甚至中专以上,很少有人有零门槛。

然后,二线城市将不得不继续降低定居门槛,以实现规划的增长目标,从争夺人才到争夺人口,并承受户籍人口大量增加带来的公共服务压力。一旦全面开放和住区成为现实,住区门槛的争夺也将成为城市综合实力和服务水平的争夺。

谁将在这场人才竞赛中获胜?现在谁也说不准,但毫无疑问,在人口向一线和二线城市聚集的过程中,那些发展水平低的中小城市很快就会面临人口流失和城市收缩的危险。

作者是媒体评论员。

(校对:张国刚)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江西快3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河北11选5